我思正在咱们墟落开个卖

我思正在咱们墟落开个卖

【原油专题】③ 原油生意

【原油专题】③ 原油生意

2020-26年中邦煤焦油深加工

2020-26年中邦煤焦油深加工

2020-26年中邦冶金煤商场判

2020-26年中邦冶金煤商场判

2018-2024年中邦煤炭交易商

2018-2024年中邦煤炭交易商

煤炭交易结算广泛用什么

煤炭交易结算广泛用什么

煤炭生意挣钱办法有哪些

煤炭生意挣钱办法有哪些

何如做煤炭商业

何如做煤炭商业

煤炭营业办法和形式将慢

煤炭营业办法和形式将慢

互联网+煤炭处置古板煤炭交易“痛点”

  当前,煤炭行业正掀起一股“互联网+”的浪潮。今年以来,规模较大的几次会议大都与“互联网+”有关。

  对于近期频频召开的和“互联网+”有关的会议,业内人士说:“其实大家都在做一件事,那就是让更多的煤炭人知道互联网是如何优化整个产业链的。”

  为何要推动互联网+煤炭?瑞茂通600180股吧)供应链管理股份公司副总裁曹诗雄认为,是为解决传统煤炭贸易的“痛点”。

  在曹诗雄看来,传统煤炭贸易存在5大“痛点”,即:信用危机、信息不对称、需求下降销售难、价格波动风险大、盈利恶化融资难。曹诗雄认为,如果这些“痛点”得不到解决,那么煤炭贸易很难发展。

  “煤炭行业的信用危机包括交易信用和银行信用两个方面。”曹诗雄说,“做煤炭现货贸易的人大多遇到过交易失信。煤市好的时候,价格不断上涨,卖方违约的情况比较多。现在煤市低迷,价格不断下滑,买方常常会违约。”频频上演的违约行为加上得不到保证的煤炭质量使得煤炭交易“名声”很不好。银行信用就不言而喻了,由于煤价大幅下滑、企业经营困难,银行系统煤炭贷款问题频发,整个煤炭行业的资金链紧张,煤炭行业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信用体系的平台。此外,煤炭作为大宗散货商品,至今尚未进行产品标准化,而非标准化的商品又最容易产生信息不对称。“加上物流成本在煤炭成本中占比较大,更加剧了信息不对称。”曹诗雄说。怎样去解决这些“痛点”?曹诗雄认为,企业需要改变和创新。“原来做一件事就能挣200元,现在做十件事都挣不到这些钱。”曹诗雄说,所以煤企要深挖供应链,向现代供应链管理升级,提高经济附加值。此外,曹诗雄认为,解决上述“痛点”还要创新定价机制,采用多元化定价机制,抓住供应链格局变化的契机,推动互联网+煤炭。

  互联网+煤炭“加”的是什么?“互联网+煤炭改变的是煤炭产业的组织方式、煤炭企业的生产方式、经营的商业模式、内部的管理模式。”杨士峰说。

  目前,像瑞茂通这样进军电商行业的上市公司不止一家,安源煤业600397股吧)、山煤国际600546股吧)等都想在煤炭供应链格局变化中争得先机。据统计,目前国内有80多家电子交易平台涉及煤炭交易,其中不少现货交易平台中建有电商平台。

  此外,有的煤炭企业直接建立了自己的电子交易平台,比如神华集团、中煤集团、中国平煤神马集团等。

  据了解,目前,煤炭电商交易平台大致有三种,一是大型煤企依托自身建设的电商平台,二是各地成立的区域性煤炭交易中心,三是以投资公司为背景组建的第三方交易平台。

  煤炭电商的发展得到了国家政策的支持。去年5月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深入推进煤炭交易市场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要逐步培育建成2个至3个全国性煤炭交易市场,包括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。今年5月,国务院发布《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310328基金吧)的意见》,指出要推动传统商贸流通企业发展电子商务,研究完善能源、化工、钢铁、林业等行业电子商务平台规范发展的相关措施。

  上线个月来,易煤网累计成交量突破1500万吨,今年的目标是3000万吨,2020年交易量将达到两三亿吨。同样也是今年上线万吨。

  与这些“第三方”平台的交易量相比,企业型电商由于具有先天优势,交易量更大。2014年,神华煤炭交易网累计成交近2.7亿吨,按照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的说法,未来神华要实现销售100%互联网化的目标。

  如此看来,企业型电商更具有优势,做大体量的可能性更大。但业内人士表示,煤炭企业自己的电子交易平台也存在着瓶颈。

  2014年神东煤炭集团决定将外购煤通过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来采购。为什么不通过神华自己的平台?原因很简单,不是第三方平台。作为企业型电商,在处理交易问题或者纠纷的时候,电商能不能站在中立的角度是平台用户最关心的问题。

  业内认为,这些煤炭交易中心暗中角力,希望通过增加交易量,在全国市场中提升话语权,并代表相关利益群体去“角逐”煤炭交易的定价权。

  目前,从交易方式看,电子交易将给煤炭运销体系带来颠覆式变革,但从产业格局看,交易模式的创新尚未改变原有的产业生态。

  对此,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开发处处长赵建国建议,各个电商平台应该结合自身优势推出有特点的产品,避免在同一条跑道中竞争。

  目前,煤炭行业还没实现标准化,“大数据”也未建立,定价体系还也不完善,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互联网+煤炭的推进。但在杨士峰看来,这都不是阻碍电商发展的最主要因素。

  杨士峰认为,目前煤炭电商平台操作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是,如何引导用户形成新的交易习惯,促进用户转变采购方式,大幅度降低采购成本。

  此外,银行背书也是电商在金融方面要突破的一大瓶颈。对此,中国民生银行600016股吧)能源金融事业部(石家庄)市场总监助理康世民表示,银行方面也在关注煤炭电商平台,但现阶段还不会介入,等电商平台发展成熟,抗风险能力提高的时候才有可能介入。

  对于煤炭电商未来的发展,赵建国认为,要深入思考大宗商品电子商务发展的方向,对大宗商品特性、电子商务模式、煤炭交易关系梳理清楚。

  “创新煤炭电子商务平台,不是简单地把线下搬到线上,而是如何使电子商务信息流、资金流、物流帮助煤企提高交易效率,降低成本和创造价值。”赵建国说,“这是煤炭电商未来的发展方向,也是煤企在未来市场中取得一席之地的关键。”